请百度搜索安徽中保汇思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找到我们!

资讯播报

免费医疗是真的免费了吗?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2/4/25     浏览次数:    

近段时间,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再次引起社会的广泛热议。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民间,关于“全民免费医疗”,一直有很多争论,有人称赞其为“群众的福音”,有人痛斥其为“国家的灾难”。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首任院长张其成再次呼吁推进“全民免费医疗”,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三年提案“全民免费医疗”。

01

什么是免费医疗?

所谓的“全民免费医疗”,并不是没有人为医疗买单,而是指政府部门或者医保机构支付了绝大多数甚至是全部的医药费用,患者不支付或者仅仅象征性的支付一点点医药费用。


张其成委员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也发表相同的观点,“全民免费医疗”并不是意味着完全免费,也不意味着完全由财政负担,而是一种保障水平更高、个人支付比重很低的全民医疗保险制度。具体建议是依托现有医疗保障制度,统筹使用医保基金和财政资金,采用“基本医疗保险先支付+财政兜底”模式,共同分担医疗费用。


从国外来看,免费医疗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朝鲜、古巴、委内瑞拉等计划经济国家,国家办医院,医院是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完全由国家财政支持,只负责免费给患者看病,医疗行为当中根本不存在经济计算。


另一种是市场经济国家,个人看病免费程度很高或全免,从资金来源的不同,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国家(政府)医保模式,如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北欧等国家,医保作为社会福利向全民提供,通过高税收方式筹资。第二种:社会保险模式,德国、日本等国家,由雇主和雇员(工作单位和个人)双方缴费,政府补贴,全社会共同分担。第三种:商业保险模式,以美国为代表,主体是纯商业保险模式,特殊人群(老残贫)享免费医疗保障政策。


总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医疗免费。所谓的“全民免费医疗”,实际上还是老百姓自己掏钱给自己看病,只不过老百姓以税收或者保费的方式把钱提前支付给政府财政部门或者医保部门,转了一圈后再回到医疗机构而已。

02

免费医疗的痛点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商品和服务都是有成本的,医疗服务也不例外:药品、耗材、检查设备都需要花钱购买,不会从天而降,而医生、护士等医务人员的诊疗服务也需要有人买单。面对这无法消除的经济成本,实行免费医疗制度的国家选择“开源”或者“节流”,于是有的国家不断增加民众的税负,通过高税收增加财政收入;而有的国家缺医少药,医院甚至停水断电,无法提供有效的医疗服务。


大多数国家的免费医疗模式依托于政府建立的大量公立医疗机构,并建立一套不以逐利为目标的医疗体系,在这一体系中,公立医疗机构本身没有什么自主性,其职责只不过是把政府拨下来的款尽量花完,把政府安排下来的活儿干完。因此,医务人员根本就没有多干活的动力,没有提高医疗服务技术和水平的积极性,大量的患者看病排长队到以月、年计,许多人的病情因长期的等待而发展到无可救治。


以加拿大为例,对于一些不是很紧急的小病一般会先让家庭医生看,但因为医生数量摆在那里,家庭医生一个人要负责片区很多病人,有时候一个家庭医生就要处理5万多个预约,根本就忙不过来,那对于要看病的人来说就只能慢慢等预约了。加拿大只有3000多万人口,却有500万人口没有家庭医生,常年有100万人在等待治疗中。

据统计,加拿大人就医平均都要等待十几周以上,等待时间最长的病人要排10个多月才能看上病,很多病人还没等到医生治疗,要么自己慢慢恢复了,要么病情恶化救不了。所以,病人的病情被耽误,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就看耽误到什么程度了。


与此同时,免费医疗还会导致医疗成本更高。以英国为例,其私人诊所用10%的医疗费用提供了86%的医疗服务,而公立医院用了90%的医疗费用提供的医疗服务仅占14%。英国公立医院相较于私人诊所具有两大明显弊端:一是效率低下,病人入院等待时间居高不下,少则月余,多则数月甚至长达一年;二是浪费严重,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的收入和医院的收支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节约无益,浪费也无责,导致了上文所述公立医院占用了90%的医疗费用,却仅仅提供了14%的医疗服务。


此外,在印度、俄罗斯等国家,同时存在两种医疗模式,公立医院看病免费,私立医院看病不免费。由于公立医院不挣钱,没有充足资金购买先进的医疗设备,聘请不起具有高超技术的医生,导致公立医院水平十分有限,只能看些头疼脑热的病。与此同时,公立医院还面临人员流失,很多医生跑到薪资水平不错的私立医院。最后,民众要看大病,还是得花钱去私立医院,所谓的免费医疗徒有虚名。


03

免费医疗不适用我国国情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疗制度是能让所有人满意的。而大家热盼的免费医疗并不适用我国国情。


首先,医疗服务是有成本的。我们先来看一下我国用于医疗卫生方面的支出到底有多少?


国家卫健委公布的《2020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0年全国卫生总费用达72306.4亿元,占GDP百分比为7.12%。此外《2020卫生统计年鉴》显示,全国卫生总费从1990年开始也是逐年递增,已连续增长30年,费用增长了近百倍;且每年的增速也持续保持在10%以上,增速均超过当年GDP的增速,而2008年时增速更是高到25%。

                      从卫生总费用的构成来看,2020年,政府卫生支出21998.3亿元,占比30.4%;社会卫生支出30252.8亿元,占比41.8%;个人卫生支出20055.3亿元,占比27.7%。




如果要推行免费医疗,超2万亿的个人卫生支出该如何补足?这显然是一个无法完成的目标。据《2020年全国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0年,全国基本医保基金(含生育保险)总支出21032亿元,大体与个人卫生支出体量相当。


按张其成委员的观点,需建立一种保障水平更高、个人支付比重很低的全民医疗保险制度。如果要推行这种制度,国家就需要将现有医保制度的筹资标准进行翻倍,以此来弥补个人卫生支出的空缺。


从职工医保来看,筹资标准翻倍就等于缴费比例翻倍,这意味着用工单位将付出更高的人力资源成本,这将给广大中小企业的生存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而且与国家大力推行减税降费的政策背道而驰,不利于我国经济健康发展。


从居民医保来看,筹资标准翻倍也面临很大的困难,2021年居民医保筹资标准继续提高,人均缴费标准达到900元,其中财政补助标准达到580元,个人缴费标准达到320元。而我国居民医保参保人数超10亿人,筹资翻倍则面临着近万亿的资金缺口,这又该如何解决?


正如国家医保局提案答复中所说的,考虑到我国还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在当前社会和经济发展条件下,医保筹资水平还不高,基金支撑能力还不足,医疗保障仍需坚持保基本原则,个人承担一定的医疗卫生支出责任仍有必要,而实行“免费医疗”则不利于我国医疗保障制度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0558-2282911/15855837199
扫一扫关注

皖公网安备 34120202000327号

最近的2019中文字幕免费